您当前的位置:首页>主体班次>学员研究>正文
  • 关于创新预防与化解社会矛盾机制促进我省社会和谐稳定的调研报告
  • 时间:2017-11-21 | 发布部门:学员工作部 
  • 校院2017年第二期领导干部进修二班第五组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加强社会治理制度建设,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社会治理体制,提高社会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加强预防和化解社会矛盾机制建设,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创新预防与化解社会矛盾机制、促进社会和谐稳定,是完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治理体系、深化“平安浙江”建设的主要内容,是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高水平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有力举措,是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需要的重要保障。近期,根据省委党校的统一教学安排,我们第五小组11位学员在黄波组长的带领下,赴台州市、天台县、松阳县开展“创新预防与化解社会矛盾机制、促进社会和谐稳定”专题调研。现将有关情况报告如下:

    一、我省预防与化解社会矛盾、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工作力度大成效好

    近年来,特别是今年以来全省上下牢固树立“四个意识”,从固化运用G20杭州峰会维稳安保工作成果着手,坚持问题导向、效果导向,坚持标本兼治、压实责任,坚持法治引领、“两手”都硬,从严从细从实推动预防与化解社会矛盾、推进社会和谐稳定各项举措落到实处,有力保障党的十九大、全国及省“两会”、“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省第十四次党代会等重大活动维稳安保工作顺利实施,取得良好成效,并呈现出一些新的特色亮点。

    (一)领导重视,措施有力。省委、省政府牢牢把握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总要求,高度重视深化平安浙江建设。2004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提出,要全面建设“平安浙江”,积极构建具有中国特色、时代特征、浙江特点的和谐社会。今年省第十四次党代会提出,要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打造“枫桥经验”升级版,建设平安中国示范区。省委书记车俊、省长袁家军多次作出批示,先后召开省委政法工作会议、全省建设平安浙江工作会议、全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创新工作会议,对预防与化解社会矛盾、推进社会和谐稳定工作作出部署,要求重基层抓基础、重预防抓整治、重共建抓创新,全面提升社会治理社会化、法制化、智能化、精细化、专业化水平,努力营造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各级党委、政府和省级有关部门主要领导切实履行第一责任,坚持定期分析社会稳定形势,及时研究解决突出问题,确保了全省社会平稳有序。

    (二)源头治理,重点突出。全省各地坚持从依法治国的高度,着眼标本兼治,着力构建源头治理体系,前移社会治理关口,优化基层社会治理的宏观环境,通过保障和改善民生、优化公共服务体系、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健全科学民主合法的决策机制,最大限度地防止、减少和遏制社会矛盾与社会冲突的产生。同时,全力推进重大不稳定问题的摸排化解,今年省综治办、省委维稳办对天台县“2.5”火灾后的消防安全问题,实行挂牌整治,强化警示作用,推动工作落实。各地各部门按照“属地管理、分级负责”与“谁主管、谁负责”原则,突出摸排重点、细化实施步骤、加强督导检查,深入开展重大矛盾问题化解工作,分级分类落实防控措施。杭州、宁波、绍兴、金华、丽水等市采取帐目式管理、项目式推进方式,确保任务完成。温州、湖州、嘉兴、舟山、台州等市对责任单位再明确、领导包案再落实、倒排时间再细化。截止9月底,全省挂牌督办的118件重大不稳定事件,已化解112件,化解率达94.9%。

    (三)畅通诉求,规范调处。从调研情况看,台州、丽水及天台、松阳等地不断优化法治环境,坚持以保障各种利益主体的表达权为前提,建立健全利益诉求表达和协调机制,不断扩大群众在公共政策制定和公共事务决策中的参与度,在畅通民意渠道、完善基层民主和充分民主协商的基础上,有力保障和落实群众的知情权、选择权、参与权、监督权,按照民主法治程序维护权益、化解利益冲突,取得了良好效果。同时,规范矛盾纠纷调处,注重树立法律权威,切实把解决社会矛盾纠纷纳入法治轨道,使法治成为解决社会矛盾纠纷的制度化、长效化手段。对各类社会矛盾纠纷,积极引导群众依法理性反映诉求,通过法律程序、运用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权益,推动形成办事依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的法治氛围,较好地实现了维护权益从依赖信访向依靠法律的转变。

    (四)预防为先,多元化解。全省各地坚持立足网格、预防为先、争取主动、防止激化,通过建立健全社会矛盾预警与排查机制,努力把社会矛盾消灭在萌芽状态。着力构建以人民调解为主,司法调解、行政调解、仲裁调解等手段为辅的“大调解”工作体系,通过创新设置调解组织、完善联调联解机制,综合运用法律、政策、经济、行政等手段和教育、协商、疏导等方法,鼓励和引导民众合理选择矛盾纠纷解决途径,规范相关调解程序,实现矛盾纠纷化解机制多元化、制度化。如台州市坚持定期排查和集中排查、重点排查和全面排查、专项排查和综合排查相结合,不断深化“纵向四级、横向五联”的大调解工作格局,建立健全调解、仲裁、裁决、复议、诉讼等有机衔接、相互协调的多元化矛盾纠纷解决机制,切实化解社会矛盾。今年以来,台州市共排查各类矛盾纠纷39067件,调处成功38919件,成功率达99.6%。松阳县通过积极构建“矛盾纠纷逐级化解导引制”,压实主体责任,努力打造“零讼访”基层网格,率先在全省创设了“社会矛盾纠纷逐级导引、全域化解”的工作机制,实现了矛盾纠纷排查化解工作“由人到事、由控到化、由乱到序、由虚到实、由分到合、由责到奖”的六大转变。2016年松阳县各人民调解组织共受理各类矛盾纠纷4419件,调解成功4336件,成功率达98.1%。

    二、当前我省预防与化解社会矛盾、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存在的主要问题

    当前,我省社会大局总体稳定,各类社会矛盾在可防可控范围内。但由于经济社会发展依然存在不协调、不平衡问题,社会矛盾的触点增多、燃点降低,各种矛盾叠加、利益诉求交织问题比较突出,在预防与化解社会矛盾、推进社会和谐稳定过程中还存在一些不足,特别是在征地拆迁、劳动社保、环境保护、权属争议等方面的矛盾较为突出,各类利益诉求群体数量较多,化解和教育稳控难度不小。

    (一)大调解机制还不够完善。大调解工作衔接机制缺乏自上而下的系统设计和整体规划,没有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化解过程中前后脱节问题依然存在,矛盾纠纷当事人无序信访、违法违规现象难以根除。大调解责任落实机制不够健全,矛盾纠纷化解责任尚未层层压实,对乡镇(街道)的责任制考核重维稳、轻化解,致使基层干部疲于奔命维稳治标,无暇解决矛盾纠纷根本症结。

    (二)部门合力尚未有效形成。涉及多部门的矛盾纠纷化解联动不够,一些职能部门各自为政,各唱各调,互不支持、互不买账的现象时有发生,甚至怠于作为、疏于履职。部门数据平台不统一、数据信息不共享,信息多头报送,一些部门的职能存在交叉和重叠,“信息孤岛”和“信息打架”现象并存,大数据平台尚未有效融合。

    (三)基层基础保障有待夯实。基层党组织作用发挥亟待加强,有些村级党组织不能很好适应社会转型期形势深刻发展变化的要求,在社会矛盾调处化解方面的作用明显不如从前,能力弱化现象较为严重,致使一些本可就地化解的矛盾纠纷得不到及时处置而逐渐升级。基层干部应对网络舆情能力不足,不少基层干部对网络舆情不适应、反应慢,发生舆情时甚至慌忙封堵或束手无策。在预防化解社会矛盾工作中,优秀传统文化的教化功能发挥不够充分,宣传引导不够有力。专职调解人员力量薄弱,调解员队伍素质参差不齐,同时缺乏有效的调解业务培训指导。调解经费保障不够有力,“大调解”激励手段不多。

    三、创新预防与化解社会矛盾机制、促进我省社会和谐稳定的几点建议

    预防与化解社会矛盾、促进社会和谐稳定,重点在于源头治理,把预防与化解社会矛盾的关口前移,努力从源头上预防和减少矛盾纠纷的发生;关键在于创新机制,把化解矛盾纠纷的着眼点放在基层,强调就地化解,并将增强基层自治性、注重源头化解与整合现有社会资源、培育多元解纷机制相结合,为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实现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提供坚实保障。

    (一)构建社会矛盾排查化解导引机制。依托既有的社会网格化管理格局,进一步激活每个网格的作用,对每一网格的责任单位、责任人压实排查、化解、引导责任,以渠道畅通、便民利民的解纷导引机制作为大调解对接的纽带,健全全方位、多层次的社会矛盾纠纷排查化解网络体系,凸显制度与机制优势,推动解纷渠道的互联互通与深度衔接,深化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实现解纷主体多元化、解纷方式社会化、解纷机制多样化。

    (二)建立社会矛盾多元化解联调机制。强化党政主导、协同推进、部门联动的工作机制,形成化解矛盾纠纷、维护社会稳定的合力。建议建立市、县(市、区)矛盾纠纷联动联调中心,以此为平台发挥协调、推动、指导作用。坚持法治原则,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进联动联调。在联动联调运行中,既要支持党委政府、行政机关、职能部门依法履行经济调控、市场监管、公共服务、社会管理等职能,又要依法维护群众合法权益,妥善化解各种矛盾纠纷。联动联调中心要统筹辖区各种调解力量,畅通信息交互渠道,积极引导第三方力量参与调解工作,推进律师参与调解试点工作,加强行业性、区域性调解组织建设,增加区域覆盖率和行业多样性,加强诉调对接,提升“大调解”工作效率和权威,及时有效解决矛盾纠纷,推动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工作不断完善,努力将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化解在初始阶段。

    (三)健全社会矛盾信息数据共享机制。加强顶层规划和设计,打破“信息壁垒”,打造数据互通共享的社会信息治理平台。借助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实施“网格化+”管理,整合平安、信访、安监、城管、消防、质监等多个全省“通”,打通技术接口,将相关历史数据传输至大数据平台,构建全省统一的社会矛盾信息采集、分析、处理大数据平台,注重对数据的分析和运用,努力实现对社会矛盾的精准预防、社会诉求的精准掌握、化解手段的精准施策。

    (四)完善社会矛盾化解考核激励机制。调整对乡镇(街道)党委、政府的目标考核结构,适当增加社会公共服务类指标的考核比重,支持鼓励引导乡镇党委、政府有更多时间和精力去从事教育、卫生、医疗、养老、环境等民生领域工作,让基层群众享有更好的公共产品和服务,不断增强老百姓的获得感,逐步消除矛盾纠纷产生的土壤。建议将“民事案件万人起诉率、民事纠纷诉前化解率、委托委派调解成功率”等三项指标,纳入对乡镇(街道)、村(社区)的综治考核。进一步完善既有的“以奖代补”办法,加大激励力度,扩大激励范围,全面调动基层干部的积极性、主动性。

    (五)强化社会矛盾预防化解保障机制。夯实基层基础,提升基层党组织的凝聚力、战斗力,强化村、社区党建工作,以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为契机,在全省树立诸如浦江县郑家坞镇杨家村党支部等一批先进典型,以点带面,以考促改,增强党支部在化解矛盾、维护正义、促进和谐方面的自觉性、创造性,真正发挥战斗堡垒作用。推行首席调解员制度,充分发挥“两代表一委员”、人民团体和社会组织的积极作用,建立健全律师、心理咨询师等专业人员承担公益性调解服务的保障机制,推动疑难复杂社会矛盾的化解。加大调解经费投入,整合现有维稳、综治、信访、人民调解、诉调对接等各类渠道的经费,统筹使用,并赋予乡镇(街道)更多的自主权。

    (六)创新社会矛盾预防化解宣教机制。针对目前社会仍然缺失诚信、自律、协商、理性的解纷文化现状,全省各级法院要进一步拓展和延伸审判职能,注重发挥司法裁判的价值导向,编印和发布典型案例,宣传法律法规,促进群众增强规则意识,引导群众传承诚信守诺的契约精神,以达成合意的方式解决纠纷,倡导法治、德治、自治相融合的基层治理模式。注重发挥优秀传统文化的教化功能,借鉴台州市挖掘提炼“和合文化”助推社会矛盾预防化解的好做法、好经验,推动优秀传统文化进机关、进社区、进教材、进课堂。注重发挥村规民约、家规家训的自我约束作用,引导民众理性对待矛盾,相互谅解减少纠纷。大力支持人民调解组织借助伦理道德、乡规民约、公序良俗、交易习惯等来定分止争,使当事人在互谅互让基础上达成和解。加大对基层干部和调解员队伍的教育培训力度,提升其预防化解社会矛盾的能力和水平;加快网络舆情信息工作人员的知识更新,提高其对网络舆情的预判、分析、处理能力,确保他们在关键时刻能够站得出、顶得住、冲得上、打得赢。

    附件:
    相关链接:
    版权所有:伟德体育 浙江行政学院 地址:杭州市文一西路1000号
    中国工信部备案号/经营许可号:[浙ICP备05038127号]